gas

杰幸 随笔

*ooc有
*渣文笔有
求不喷。随笔的开放式结局/划重点
半夜发疯的奇怪产物/?
——————————————————————————
       杰克喜欢月色。
       阴亮的月光总是伴随着夜间浓浓的雾气,由远至近的海潮声扑来鱼腥的气息。风吹着破烂不堪的旗帜,老旧的木头甲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正是这专为爱情而发的美好夜晚,可惜听到的只有惊叫。
       银色的浓雾笼罩着整艘船,破烂的旗杆和。上天制造这美丽的良辰美景却无人知晓——求生者们在夜间对监管者的恐惧加倍。
        杰克擦拭着手刃,送回了所有企图反抗的求生者。
        杰克哼起熟悉的小调,在飘忽的夜风中显得格外突兀。
        他理理帽子,上等的皮鞋踩踏木板发出响亮的声音。
        甲板上坐着另一个人——褐色微卷的头发,瘦小的身躯。那人晃着腿坐在看起来随时会崩塌的靠板上,在风中看起来摇摇欲坠。他举着酒瓶全然不知监管者的到来。
        杰克颇有风度的站在离靠板不远的地方看着木帆若有所思。
        幸运儿回头看了一眼。蓝色的眼睛里发着不一样的眸光,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杰克的手刃发出锋锐的光芒,悄无声息中带着一丝微妙的气氛。
        “先生,晚好。”
         幸运儿咯咯地笑起来,眼神浑浊冰冷。声音逐渐梗塞呜咽,酒瓶咕噜噜掉在地上,透明的晶莹水珠从他的眼眶掉落滴在破旧木头上毫无痕迹。
        “先生,您知道吗?”
        “我喜欢您,一直都很喜欢。”
        他的声音哽咽着,摘下了黑色眶的眼镜留在自己的旁边,反射着阴冷的月光。
        杰克没有说话,站在原地。血滴从尖刃上一滴一滴掉落,在深褐色木板留下痕迹。
        “果然,我知道你是不会听到的。”
        “再见。永别。”
         月光下的身影凭空消失了。
         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那副眼镜依然留在原地,宣告着主人的消散。
         杰克摘下了白色的恐怖面具,伸手拿起眼镜握紧在手中,压低嗓音。
        “……”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