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

瑞嘉
*ooc有
*渣文笔有
*小短篇
*做好准备就和我一起下滑↓
——————————————————————————
        嘉德罗斯并不懂所谓感情。甚至于一点人情事故都没法理解。
        就好比下属雷德对于蒙特祖玛的一番情意追求,是最令他咂舌的。
        而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变得更强,强大到世间无人能敌。而大赛第二则成为了他心中的头等目标。
       
        他第一次见到所谓大赛第二的时候,兴奋到颤抖。因常年练剑而练出的一身肌肉和那冰冷自若的气势足以使嘉德罗斯肯定,这个人有和他媲美的能力。
        “那边的大赛第二,和我打一架!”
        出其不意地大喊大叫着登场,难得没有喊渣渣。但本以为格瑞会哆嗦着拒绝的嘉德罗斯却遭到了无视。
       
        大赛第二就是个死冰山。
        这是嘉德罗斯同格瑞打了一架之后下的定论。
        格瑞虽然没有拿出实力但终于肯打一架也着实不容易。要不是没有那只粉色的虫子兴许能逼他使出全力。嘉德罗斯这么想的。
        然而最终结果不尽人意嘉德罗斯却也是满足了,大不了拿着大罗神通棍去烈焰山修补。
      

       格瑞绛紫眸子回头一瞥心中存下了一抹金黄璀璨永不挫败的骄傲背影。
        “嘉德罗斯……”
        是的,那抹背影伴着黄昏的残阳闪着光芒,在格瑞眼里回荡不已。
       格瑞不得不承认,如同炎夏的太阳一般闪耀火热的嘉德罗斯,吸引到他的目光。
        失去父母家人的疼痛让他知道珍惜眼前之人,对于嘉德罗斯的态度非常明了却又含蓄,像东升的太阳柔和但又生机勃勃的并不冲突的感觉。
        甚至于去关心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连脸边星星贴纸每日的偏差都能看清楚。曾最爱的牛奶换成了可乐,开始尝试高热量的食物。
      
       不理智而又不和逻辑的东西混进了他们的生活,侵蚀着他们的精神。

        但是,可悲的人造神——嘉德罗斯完全无法理解格瑞的行为。
        含蓄蕴藉而又带着侵略。不同于雷德对于祖玛的那种热情直白的喜欢。或者这根本不能称为喜欢。但是——
        毕竟他连一颗真实会跳的心脏都没有何谈感情?
        格瑞的爱给了嘉德罗斯太多的枷锁。那枷锁一条条禁锢住了可怜的人造神,将他封闭于黑色的海底喘不过气。
        于是嘉德罗斯的心底扭曲变化——他恨透了格瑞,恨透了这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就连格瑞身边的杂碎也显得令人厌恶。
     

        凹凸大赛,必决胜负。
        一人之下,必定踩着无数尸骸朽骨走过。
        单纯的人造神啊,沾染了凡人世俗的鲜血气味,延伸出了怪异的东西呢。这东西和格瑞送与他的那个东西一模一样。
        至此,未加冕的神眼前的朦胧烟消云散。
       
        当烈斩深深插入嘉德罗斯的胸膛,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猛烈的抽动。
        喷涌出来温热的血色花朵在格瑞的怀中绽放,那抹金黄再也无法站起,紫色的瞳孔映放的是柔和的浅笑和紧闭的睫毛。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