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

瑞嘉
*ooc有
*渣文笔有
*小短篇
*做好准备就和我一起下滑↓
——————————————————————————
        嘉德罗斯并不懂所谓感情。甚至于一点人情事故都没法理解。
        就好比下属雷德对于蒙特祖玛的一番情意追求,是最令他咂舌的。
        而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变得更强,强大到世间无人能敌。而大赛第二则成为了他心中的头等目标。
       
        他第一次见到所谓大赛第二的时候,兴奋到颤抖。因常年练剑而练出的一身肌肉和那冰冷自若的气势足以使嘉德罗斯肯定,这个人有和他媲美的能力。
        “那边的大赛第二,和我打一架!”
        出其不意地大喊大叫着登场,难得没有喊渣渣。但本以为格瑞会哆嗦着拒绝的嘉德罗斯却遭到了无视。
       
        大赛第二就是个死冰山。
        这是嘉德罗斯同格瑞打了一架之后下的定论。
        格瑞虽然没有拿出实力但终于肯打一架也着实不容易。要不是没有那只粉色的虫子兴许能逼他使出全力。嘉德罗斯这么想的。
        然而最终结果不尽人意嘉德罗斯却也是满足了,大不了拿着大罗神通棍去烈焰山修补。
      

       格瑞绛紫眸子回头一瞥心中存下了一抹金黄璀璨永不挫败的骄傲背影。
        “嘉德罗斯……”
        是的,那抹背影伴着黄昏的残阳闪着光芒,在格瑞眼里回荡不已。
       格瑞不得不承认,如同炎夏的太阳一般闪耀火热的嘉德罗斯,吸引到他的目光。
        失去父母家人的疼痛让他知道珍惜眼前之人,对于嘉德罗斯的态度非常明了却又含蓄,像东升的太阳柔和但又生机勃勃的并不冲突的感觉。
        甚至于去关心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连脸边星星贴纸每日的偏差都能看清楚。曾最爱的牛奶换成了可乐,开始尝试高热量的食物。
      
       不理智而又不和逻辑的东西混进了他们的生活,侵蚀着他们的精神。

        但是,可悲的人造神——嘉德罗斯完全无法理解格瑞的行为。
        含蓄蕴藉而又带着侵略。不同于雷德对于祖玛的那种热情直白的喜欢。或者这根本不能称为喜欢。但是——
        毕竟他连一颗真实会跳的心脏都没有何谈感情?
        格瑞的爱给了嘉德罗斯太多的枷锁。那枷锁一条条禁锢住了可怜的人造神,将他封闭于黑色的海底喘不过气。
        于是嘉德罗斯的心底扭曲变化——他恨透了格瑞,恨透了这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就连格瑞身边的杂碎也显得令人厌恶。
     

        凹凸大赛,必决胜负。
        一人之下,必定踩着无数尸骸朽骨走过。
        单纯的人造神啊,沾染了凡人世俗的鲜血气味,延伸出了怪异的东西呢。这东西和格瑞送与他的那个东西一模一样。
        至此,未加冕的神眼前的朦胧烟消云散。
       
        当烈斩深深插入嘉德罗斯的胸膛,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猛烈的抽动。
        喷涌出来温热的血色花朵在格瑞的怀中绽放,那抹金黄再也无法站起,紫色的瞳孔映放的是柔和的浅笑和紧闭的睫毛。

杰幸 随笔

*ooc有
*渣文笔有
求不喷。随笔的开放式结局/划重点
半夜发疯的奇怪产物/?
——————————————————————————
       杰克喜欢月色。
       阴亮的月光总是伴随着夜间浓浓的雾气,由远至近的海潮声扑来鱼腥的气息。风吹着破烂不堪的旗帜,老旧的木头甲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正是这专为爱情而发的美好夜晚,可惜听到的只有惊叫。
       银色的浓雾笼罩着整艘船,破烂的旗杆和。上天制造这美丽的良辰美景却无人知晓——求生者们在夜间对监管者的恐惧加倍。
        杰克擦拭着手刃,送回了所有企图反抗的求生者。
        杰克哼起熟悉的小调,在飘忽的夜风中显得格外突兀。
        他理理帽子,上等的皮鞋踩踏木板发出响亮的声音。
        甲板上坐着另一个人——褐色微卷的头发,瘦小的身躯。那人晃着腿坐在看起来随时会崩塌的靠板上,在风中看起来摇摇欲坠。他举着酒瓶全然不知监管者的到来。
        杰克颇有风度的站在离靠板不远的地方看着木帆若有所思。
        幸运儿回头看了一眼。蓝色的眼睛里发着不一样的眸光,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杰克的手刃发出锋锐的光芒,悄无声息中带着一丝微妙的气氛。
        “先生,晚好。”
         幸运儿咯咯地笑起来,眼神浑浊冰冷。声音逐渐梗塞呜咽,酒瓶咕噜噜掉在地上,透明的晶莹水珠从他的眼眶掉落滴在破旧木头上毫无痕迹。
        “先生,您知道吗?”
        “我喜欢您,一直都很喜欢。”
        他的声音哽咽着,摘下了黑色眶的眼镜留在自己的旁边,反射着阴冷的月光。
        杰克没有说话,站在原地。血滴从尖刃上一滴一滴掉落,在深褐色木板留下痕迹。
        “果然,我知道你是不会听到的。”
        “再见。永别。”
         月光下的身影凭空消失了。
         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那副眼镜依然留在原地,宣告着主人的消散。
         杰克摘下了白色的恐怖面具,伸手拿起眼镜握紧在手中,压低嗓音。
        “……”

是个假车……写的超烂
写的差还请各位谅解QAQ

杰幸
emmmm半夜突然灵感涌现写的……文渣
人物可能有ooc注意
我个人认为杰克是一个温柔的人于是就这么写了……不接受可以跳过
祝食用愉快
————————————————————————————————————————————————
     幸运儿喜欢一个监管者。这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那个监管者举止优雅,散发着玫瑰的香气,宛若一名绅士。幸运儿相信他在面具下的脸孔一定不凡。相比其他监管者而言。
     但幸运儿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的。
     他在游戏里仅仅是一个借着幸运,什么事情都普普通通的人,园丁小姐会拆椅子,医生小姐会治疗。但他什么都不会。他也没有资格去喜欢一个人。
     那位绅士一般的监管者,总是会违背游戏意愿,放走一两个求生者。幸运儿就是这样认识他的,在他的怀抱里。幸运儿喜欢他喜欢到每时每刻都想牵着他的手,陷入他的怀抱。而这时不可能的。
     幸运儿也知道,如果放走求生者违背游戏意愿,会给予处罚甚至是清除数据。他作为第一个创造出来的求生者,非常清楚这一点。
     而绅士先生已经放走了许多个,他会不会被清除掉……
     幸运儿摇了摇头,这哪是他能决定的事情,毕竟他只是一个躲在同班背后的胆小鬼,至少他是这么认为。

     幸运儿不敢乱想,为了使自己镇定,他匹配了游戏,他看了看队友。是冒险家库特先生,医生艾米丽小姐和园丁艾玛小姐。游戏开始,幸运儿小心翼翼地走在迷雾中,希望凭着幸运能安全通过。
     大概是系统出现问题,幸运儿听到了奇怪的机器女声。“杰克,如果这一盘你再有意放走求生者就会被清除数据。”幸运儿停下脚步。杰克……是那位绅士先生!
     我的幸运还是有用的!说不定能帮上杰克先生!
     幸运儿欣喜若狂,可是随即有镇静下来。就算他知道,又能做些什么呢?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剩了一台密码机。
     冰冷的机器女声毫不客气地再次响起“杰克,你只要杀掉一名求生者就还有挽回的余地。这次如果失败,那么很抱歉,我们不得不再次建造新的‘杰克’来取代你的位置。”
     幸运儿愣住了,他握紧拳头。
     他听到了自己隐隐的心跳声,他向西边走,心跳声越来越大。他看到了那位绅士,他衣冠楚楚的站在那里,看着一边,而幸运儿的队友破了最后一道密码机,冲向了大门。
     “小家伙,你们赢了,可以走了。”杰克转身看着幸运儿。
     “杰克先生,您可以摘下面具嘛?”幸运儿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不是对监管者的恐惧而是感情的倾诉。
     “嗯?”杰克感到很意外,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完全没有跑的念头,不仅知道他的名字还想一睹他的真容?
     “您可以……摘下面具嘛!”幸运儿几乎是喊出来的,他抬头,直直的看着杰克。此时,他的同伴已经在出口等着他了。
     “噗嗤。没问题,小家伙。”杰克笑了,细长的手指摘下了面具。
     杰克漂亮的眸子闪着光,紫色的刘海搭在额前,嘴角微微的向上翘,似乎心情不错。
     “……”幸运儿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大概。
     他下定了决心,这么对杰克说到“杰克先生,请您闭上眼睛,我想给您一份大礼。”
    我是没有资格,和您并肩走在一起的,我是最无能的人。但是,我希望……我能帮到您。
    
     他抓起了杰克锋利的左手,还没等杰克反应过来,刺向了自己的腹部。
     “杰克先生……我喜欢您。请您……就这样笑着……活下去。”
     幸运儿觉得这是自己最幸运的一天。他模糊的看见杰克冲自己大喊。
     我……听不见了啊,杰克先生。
     您……不要哭啊,会难看……的。
     幸运儿的手无力的搭落下来。
     幸运儿不知道的是,杰克喜欢他。
     幸运儿不知道的是,杰克偷偷为他放跑了人。
     幸运儿不知道的是,杰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参加过这场游戏。

     “如果我们没有在这个游戏里见面,你是不是还依然在我的身边?”

                                        End.